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经典激情  »  計程車司機

計程車司機

阿国绝对想不到,凭自己那中学二年的学历,居然能够找到像“阿梅”这国立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做老婆。

出租车司机“阿国”,今年刚过30,年轻时好玩,没好好读书,国中都没毕业,退伍后因为学历不好,找不到好工作,只好开起出租车,几年下来,倒也平静无事,直到遇到“阿梅”,才使阿国的生活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事情发生的那天,阿国记得很清楚……

事件的发生是在一个炎热的午后,炎阳高挂著,阿国开着车子在路上晃,客人上上下下的,到下午刚过,一对年轻男女上了阿国的车。

一上车,阿国就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,这对年轻人挺年轻的,看来大约只20多一点,男的是T恤,牛仔裤,女的一头长发,经过化妆的脸,看来挺艳的,二条肩带吊著的连身裙,肩膀连着前胸露出一大片雪白,隐隐可见的乳沟,短短的连身群盖不住大腿,坐在后座,露出一大截雪白的大腿,居然没穿丝袜。

短暂的沉默后,这对男女就在阿国的车上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吵,阿国默默的开着车子,多年的职业生涯,类似这种事,阿国也不是第一次碰上,客人既然上了车,唯一的方法就是尽快的将客人载到目的地,千万不要试图调解,否则只会惹祸上身,所以,阿国油门一加,车子逐渐加快。

后座的争吵持续著,阿国闷声的加快车速,在客人的争吵当中,阿国听出了一个大概,起因大约是那个男的脚踏两条船,被那女的逮著了,在谈判中,男的始终不认错,女的就越发火大。接着的变化是突如其来的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那女的脸上突然挨了一巴掌。刹那之间,一切声音突然停顿,阿国心头一紧,暗叫一声“糟了”,透过后视镜,阿国瞄了一眼那女孩。

空气像是突然冻结,时间晃若停顿,车内一片寂静,阿国闷声不响,车子在一个转弯后,前头出现了一片湖。女孩半边脸通红,突然喊了一声“停车!”

阿国一个急煞车,车子贴著路边停住,刚好停在那片湖旁边。

转过头,阿国刚要开口,那女孩突地开启车门,冲出了车外。阿国呆了一呆,看了看那男的,右手指著那女的叫了声:“她……”那男的却端坐后座,顺着阿国的指向看了一眼,开口说道:“别管她!开车!”阿国闻声,又呆了一呆,口一开:“她……”就这么一耽搁,那女孩一出车门,已往湖中冲,下半身已身在水中……

阿国的心顿“咚”的一下,对着那男的叫道:“你的女朋友跳水了,快救她!”那男的头也不回的道:“别管她!开车!”“什么!你……”阿国的心头一紧,指著那男的大叫:“你……你别走……”右手关掉引擎,拿下车钥匙,左手一拉车门,冲了出去……

“绝对不能让那女孩死,一定要救她!”阿国心里只有一个想法!要救那女孩就要快,阿国看着只剩头发飘浮在水面的那女人,一边冲向水里,一边就甩掉脚上的皮鞋,衣裤都来不及脱,大步冲进水中,双手前伸,抓向几米外的那女孩头发。

阿国活了30年,生平大事虽不犯,小错却不少,年轻时什么翘课、飙车、喝酒、打架,那件事没干过,长大后,找不到好工作,以出租车为业,日子平平凡凡,如今,一个女孩,年轻轻的女孩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奔向湖中,不救她,这女孩就得死,这种事,阿国绝不容许发生。所以,不经考虑阿国就冲进湖中,硬是把那女孩从湖中拖回岸上。

看起来好似很简单的动作,不就是冲进湖中几米,抓个人回来,简单嘛。阿国做来却好像刚爬过一座山似的,躺在地上直喘气。

浑身湿透的女孩躺在阿国身旁,一动也不动的,就像是一个尸体。阿国立刻替女孩做抢救,左手下右手上,两手交叠在女孩胸膛上,用力压了几下,那女孩口角流出一缕湖水。阿国知道要抢救,可是阿国没学过如何抢救,到底是要按女孩胸膛、腹部、或是心脏部位,阿国可不知道了,忙乱中,女孩“嗯”了声,阿国知道,行了、女孩死不了了。

放开女孩胸膛的双手,拍了拍女孩脸颊:“耶!别死,醒来、醒来呀!”阿国这才有空仔细看着那女孩……长发,清秀的脸蛋,不能说很漂亮,却也很好看,脖颈以下连着胸膛一片白,两条吊带吊著的连身裙包裹着纤细的身躯,胸前两团贴著湿透的衣服,好似两座山似的挺立著。平坦的小腹因湿透的衣服,而凹陷的肚脐眼,在半透明的湿衣下更显突出,更往下,湿衣紧贴著大腿,在大腿交会处凸起了一块,半截大腿因不够长的连身裙而露出。望着女孩雪白、圆润、丰满、又很细嫩的大腿,女孩湿衣紧贴的前胸,露出半个乳房,圆鼓鼓、白嫩嫩的。

阿国两眼看下又看上,双手互搓著,不由得心中感叹道,真漂亮啊!心中想着,下面的“老二”不由的硬了。

活了30年,阿国从没在这种情形,这种距离,如此的望着一个女人。怔怔的望着,直到那女孩醒来。望着同样浑身湿透的阿国,女孩开了口:“是你救我的?”

阿国裂著嘴“嗯”了一声。“好冷!”女孩坐了起来,双手交叉互抱自己肩膀。“呀!快、快上车,要不然感冒了!”阿国说著,找回鞋子拉着女孩,往车子走去。

拉开车门让女孩上车,阿国自己进了驾驶座,发动车子,阿国转回头:“我家就在附近,先到我家换了这身湿衣服。”女孩点点头,问了声:“那个男的呢?”阿国哼了声,道:“那个混蛋,眼睁睁地看着你跳水,却叫我“别管,开车”,真他吗的,再让我碰上,我得揍他一顿。女孩笑了笑,点点头:“谢谢,我知道了!”阿国看了看女孩,回过头,开动车子。

女孩坐在沙发上,面前一杯热腾腾的茶,身上穿的是阿国的衬衫、短裤,洗过澡的女孩,白皙的皮肤,红嫩的脸颊,又恢复了少女的青春。阿国也是一杯热茶,汗衫、短裤,在沙发的另一端。女孩喝了一口热茶:“我叫阿梅,多谢你救了我!”阿国有点腼腆的说道:“我叫阿国,别客气了,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,良心不安呀!”“救命之恩,我该怎样回报!”女孩直视著阿国。

“别这样说,只要你不再寻死就行了!”阿国回来得很有力。

“放心,那只是一时冲动,以后不会了。”阿梅说著。“那就行,你年轻、又漂亮,一定有人追,在我这儿休息一下,等衣服干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阿国不想成人之危。“我漂亮吗?”阿梅的声音轻轻的。“嗯!在我看来,你够漂亮了,皮肤又白……”打断了阿国的话,阿梅道:“我漂亮!那你不要我……”“什么!”阿国有点吃惊。“救命之恩,无以为报,以身相许!”阿梅说著移步阿国身边。

一股少女清香直冲鼻孔,阿国吸了口气:“你是说……”

阿梅直视著阿国:“你真不懂?”“假的!”阿国呼吸有点急促!右臂一伸,拥著阿梅肩膀,左手拉着阿梅右手。阿梅“嗯”一声,闭起双眼,樱唇微张,头儿半仰。猛地一咬牙,阿国一低头,唇碰唇,吻上了阿梅。阿梅双手抱着阿国,胸部紧贴著阿国胸膛。

刹时之间,软玉温香抱满怀,阿国的“老二”猛地一跳,瞬间变硬了。“到床上去。”阿梅的语音有些模糊不清。“嗯!”阿国有些不舍的与阿梅的唇分开,拉着阿梅的手进了卧室。阿梅手伸下,解开阿国短裤:“你躺下,一却都别动,我这是在报恩,由我来……”阿国怔了一下,脱下了汗衫,只留内裤,躺在床上。

阿梅站着,面对着阿国,衬衫扣子一颗颗解开,胸前双乳忽现,圆鼓鼓、白嫩嫩的,小小的乳晕顶着一点嫣红。解下衬衫,半身裸露的阿梅,双手搭在短裤上,拉着短裤两边,缓缓的往下拉,首先看见的是稀疏的阴毛,阿梅居然没穿内裤。阿国瞧着这类似脱衣舞的镜头,内裤被鸡巴顶出一个帐篷。阿梅吃吃的笑着,两手迅速往下拉,阿国刚入眼一片稀疏的黑,已被阿梅抱个满怀。

两手圈抱着阿梅背脊,阿国胸前顶着阿梅双乳,稍带点硬的两个圆球磨著阿国胸膛,坚硬的鸡巴被阿梅柔软的小腹压着,稍微有点痛。嘴唇迅速又被盖住,阿梅丁香小舌轻吐,双乳轻摇,坚硬的乳尖轻磨著阿国胸腔,玉手下伸,脱去阿国内裤,扶著阿国鸡巴,抵著蜜屄口,阿梅屁股一沈,鸡巴一分一分的挤进阿梅已湿润的蜜屄阴道。

阿国鸡巴被一圈圈的嫩肉包裹着,双手抚在阿梅光滑的背脊上,两人性器紧密的结合,阿梅轻摆屁股,用划圈圈方式压挤著阿国坚硬的鸡巴,阿国真的一点都不用动,鸡巴在紧密的小屄裹中抖动,阿梅的挤压越来越重,圈圈越圈越快。阿国的魂儿恍如漂进了云端,在云里飞呀飞的,当最后的抽搐来临,趐麻的感觉来得特别深,特别持久,强有力的劲射,令得阿梅抱得更紧更密。当飞在云端的魂儿回归本体,阿国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耳边传来柔柔的一声:“舒服吗?”慢慢的张开口,声音像来自遥远的云端:“舒∼服!”

阿梅回去时,是阿国亲自送回的。刚有过亲密的行为,所以阿梅是坐在前座的,在驾驶座旁边,阿梅的坐姿有一些不像淑女,短短的裙子本来就遮不住大腿,阿梅故意让短裙更往上翻,露出一大截大腿,雪白雪白的。阿国一边开车,一边喵著阿梅的大腿,阿梅斜着眼看着阿国:“别光是看,摸一摸呀。”阿国嘿嘿的笑着……阿梅笑了笑,拉着阿国的右手,就往两腿中塞。

柔软、细嫩、又带点冰凉,阿国手一紧,贴著阿梅大腿内侧,大力的抚摸著,手指一伸就触及阿梅那小小的内裤。阿国看了一下阿梅,裂著嘴:“好细嫩的大腿。”阿梅“嗯”了一声:“别摸我那里,受不了的……”一手摸著阿梅大腿,一手掌著方向盘,阿国一路送阿梅到底。

阿国不是送阿梅到家门口就算数,而是送阿梅送到阿梅闺房�。浅粉红色的墙壁,一张床,化妆镜,书桌,简单的少女房间,除了那一列看来吓死人的书柜。阿国就站在书柜前,望着那七尺高、十尺长、不知有多少的书籍,十足一付呆头样。拉着阿国坐在书桌前的椅子,阿梅看着阿国,说道:“怎么?你没见过书呀!”摇摇头,阿国有些口吃的道:“这些……书,你……你都看过!”

“嗯!”

阿梅点点头。阿国这一下没话说了,初见阿梅时,只觉得这女孩很好看、很白,和阿梅上了床,阿国还有些许设想,如今看到阿梅房�那一大堆自己看都看不懂的书,阿国这才知道,自己离人家有多远。

“天!”阿梅的声音仿佛来自天际,缓缓的转过头,阿国看着阿梅,脖颈好似传来一阵“咯咯”声响。“不就是一些书,以前在学校上过的、看过的,不舍得丢,留下来,就变成这样了。”阿梅轻轻的解释。呆呆的望着阿梅,阿国总算开了口:“你……你到底那�毕业的?”“台大金融。”阿梅搂着阿国轻声回答著。

“呀!差太远了,我国中都没毕业!”阿国的声音好小。“那又怎样,我以前那男朋友可不也是台大的,他就比不上你!”阿梅搂着阿国,将阿国的脸颊靠在自己的双乳中。

半边脸颊靠着阿梅那丰满的双乳,鼻中阵阵幽香传来,阿国深吸一口气:“我只是个出租车司机!”将阿国搂得更紧,阿梅道:“你不只是出租车司机,你还是个英雄,只有英雄才会救美人!”

仰起头,阿国怔怔的看着阿梅。“让我们慢慢开始,别在意学历,也别在意收入,我们都有工作,都有收入,只要你不嫌我,我们可以慢慢来,好吗!”吞了口唾液,阿国用力点头:“怎会嫌你,你不嫌我,我都已经阿弥陀佛了。”像天使一般的笑容展现在阿梅脸上,阿国看得痴了。

阿国硬是被阿梅的母亲留下来吃了晚饭才走的。虽说和阿梅达成了初步的共识,那顿饭阿国可吃得千辛万苦,好不容易像逃一般的逃出阿梅的家,阿梅却笑得好灿烂。第二次再和阿梅见面已是几天后的事了。

星期日本来是阿国出租车生意比较好的时候,可是偏偏阿梅星期日才放假,说不得阿国只好牺牲自己了,不过、话又说回来,跟阿梅这年轻、漂亮的女孩约会,总好过自己一个人在马路上东奔西跑的。何况,说不定还可以和阿梅玩玩两人游戏,阿国越想心就越飞往阿梅那雪白、细嫩的肉体上。

一般来说,阳明山公园是人们休闲的第一选择,可是阿国今天和阿梅不是,他们上阳明山,却不上阳明山公园。这是阿梅的意思,上阳明山,但不去阳明山公园,而是到阳明山绕一圈,那儿风景好,就停一停、看一看。阿梅是个上班族,整天坐办公室,难得有机会游山玩水,如今碰上阿国,又自己有车,这那不磨著阿国带她上山下海一番。

阿国是出租车司机,阳明山当然知道,还熟得很,当然没问题啦。

阿国这出租车司机,每天客人上上下下的,载过的美女也不知多少,但那可全是别人的,偶而透过后视镜偷喵一下,也得小心点,那像今天,今天这美女可是自己的,不但可摸,说不定还可偷一下情什么的,所以,阿国心情好极了。

阿梅就坐在驾驶座旁,今天的阿梅又是另一番风情,批肩的长发自然垂落,鹅黄色的丝质衬衫在腰间打个结,同样色系的迷你短裙紧绷著屁股,一样没穿丝袜,脚下是露出脚趾的凉鞋式皮鞋,这种装扮那像是要登山郊游,分明是便宜阿国“行事”。

阿国车子一进入山区,眼睛老是往阿梅那白嫩的大腿直瞧。阿梅瞧得分明,存心要拨弄一下阿国,越坐短裙就越是往上翻,直翻得瞧见那小小的三角裤,居然也是鹅黄色的,阿国看得鸡巴暴涨,吞了口唾液,心想:莫不是连乳罩也是鹅黄色的。阿国不禁挪动一下屁股,好让出一些空隙来容纳暴涨的鸡巴。

一旁的阿梅看得笑嘻嘻的,有些尴尬的阿国,裂著嘴“嘿嘿”两声。阿梅双手轻抚自己白嫩的大腿:“想不想……摸一下。”摇摇头,阿国道:“不了,这里山路弯曲多,小心点好。”“哦!这样呀!我孩以为你色大胆小怕狗咬呢。”阿梅说完嘻嘻的笑。“呔!那有狗,狗在那,老子一脚将它踢飞三丈远!”阿国装出一脸凶恶状。“嗳!不准说粗话!”阿梅作势要打人。“好、好,以后不说、以后不说。”阿国连声道歉。

伸出左手轻握住阿国握住排档杆的右手,阿梅骄声道:“阿国,找个隐密点的地方,好嘛!”

裤里的鸡巴还硬著,阿国闻声,鸡巴不由得一跳:“立刻、立刻。”车子继续前行,一条小叉道向旁延伸,阿国也不知道这小叉道通向那儿,一拐弯就进了小叉道。一株一株不知名大树站立两旁,树木与树木之间空隙甚大,阿国像走迷宫,九弯十八拐般,慢慢将车往深处走(不知他如何出来)。

树木扶疏,阳光偶而洒进来,阿国终于停车。

虽不是很隐密,却是目力所及,未见人迹。阿国前看后看,满意的点点头:“这地方不错,没见有人。”这一刻,阿梅可不说话了,低着头,两手捏着衣角,扮起淑女了。

透过树木间隙,一丝阳光洒进车厢后座。阿国伸手扶起阿梅脸蛋,凝视著阿梅。阿梅闭着眼,“嗯”了声,阿国一口就吻下去。

唇碰唇,舌头碰舌头,阿国其实从没吻过女孩,怎么接吻,其实不大懂,阿梅也没什么经验,两人只好舌头乱碰,唾液乱吸,忙乱一阵,阿梅已一颗一颗解开阿国衬衫钮扣。阿国也不闲着,已解开了阿梅上衣,露出来的,果然是鹅黄色胸罩。迅速的脱鞋,阿国自己解下长裤,顺手一拉内裤,阿国除了袜子,全身光溜溜。阿梅解下短裙,留着乳罩和三角裤,指了指靠背:“怎么放下来。”“我来!”阿国夸步上阿梅身上,左手下伸,拉着拉柄一拉,阿梅靠背已放倒。

看着阿国已硬挺的大鸡巴,阿梅“唉”了声,双手掩住眼睛,手指缝却大大的,一对眼睛溜溜的直瞧阿国硬挺的鸡巴。“吓死人了,怎么那麽大!”阿梅故作惊慌状。阿国“嘿嘿”笑着,解开阿梅那开前系列的胸罩,来不及脱阿梅内裤,已被阿梅那傲人双峰吸引住。阿梅身高约有165左右,50公斤上下,双峰却不小,34有吧,小小一圈乳晕,顶着一对乳尖,嫣红一点,好个年轻鲜嫩。

阿国两手各抓一个乳房,硬硬的弹性十足,露出乳尖在外,小小一点嫣红,阿国一口就吸住。

阿梅双手圈抱着阿国,口中几声呢喃。阿国吸吮著阿梅两个乳头,两手下伸,拉着阿梅三角裤往下脱,阿梅屁股一擡,三角裤已脱下。纤腰盈握,肚脐眼微凹,小腹之下,稀疏的阴毛,仰卧的阿梅入眼一片雪白。分开阿梅双腿,略为卷曲的阴毛,整齐的以倒三角形呈现,稀疏的阴毛掩蔽下,微微裂开的裂缝略显潮湿,阿国两指掰开裂缝,恍若桃花,嫣红一片,阿国真想低头舔一下,车内空间偏偏不够,阿国只好手指轻揉着。

躺着的阿梅,屁股一下一下的擡著,迎合著阿国手指的轻揉。将阿梅的双腿擡高,放在自己肩膀上,脸颊两边贴著阿梅大腿内侧,滑腻,细嫩的处感又使阿国心脏一阵加速。鸡巴抵著嫩屄口,阿国闷哼声:

“进去了!”屁股一用力,龟头已挤进阿梅阴道,又是那种紧紧包裹着的感觉,阿国再一用力,齐根而入,阿梅“哦”了声,双腿一紧,在阿国脖颈后交叉交叠,大腿内侧紧贴阿国两颊,两手上抱,正圈抱着阿国腰身。阿国“嘿”了声,双手握住阿梅双乳,全身重量全落在阿梅身上,屁股一抽一插,车外凉风习习,车内肉光一片。

阿国身高176,体重65,全身重量全趴在阿梅身上,似乎爽翻了的阿梅一些也不觉得重。阿国一下重过一下的抽插,阿梅终于叫了出来:“阿国……我……我……舒服……我来了……”“我也……快了……”阿国一连几下快速抽插。“哦……”长长的一声,阿国背脊一麻,又几下快速的抽插,股股阳精劲射,最后的一下猛插,阿国鸡巴深抵阿梅阴道深处,全身一软,趴在阿梅身上,鸡巴仍一抖一抖的。

抱着阿国,阿梅“一、二、三、四”的数着,一共数了十下,阿梅笑嘻嘻的道:“跳了十下,没了,不跳了。”趴在阿梅身上,脸颊贴著阿梅脸颊,阿国全身力量似乎用尽,有气无力的问:“你数什么?”双手抚著阿国背脊,阿梅道:“你那东西在人家�面共跳了十下嘛!这都不懂。”“呀!连这都数,那下次我多跳两下。”阿国有点哭笑不得。

“我好不好!”阿梅抱着阿国问著。“好、好,我爱死你了”阿国头一转,寻着阿梅樱唇,又吻下去了。一阵长长热吻,阿梅推开阿国:“你都变软了,不抽出来,等下沾在椅子上,我可不管。”“呀!”阿国慌忙起身,抓起摆在车前的卫生纸,递一把给阿梅,自己又抓了一把,这才将鸡巴自阿梅体内抽出。看着阿梅清理自己,阿国两手又伸了过去,握住阿梅那软中带硬的丰满双乳:“这两个乳房硬硬的,好好摸!”阿梅一挺胸:“那就多摸些,随你怎么摸……”

阳光继续照着,凉风徐徐,两人穿好衣服,继续阳明山游。游罢阳明山,阿国又热切盼望星期日的到来。

和阿梅因缘际会的相识,到阿梅折节下交,阿国30年的空白日子,开始有了色彩,人逢喜事,心情开朗,口风一松,与阿梅的交往情行就源源本本的告诉了老爹,阿国的老爹和阿国一样,书也读不多,偏偏阿国老爹比阿国机会好,居然也是个公务员。阿国的老爹原本就耽心,凭阿国的条件,怎么找老婆,如今,阿国居然自己找个台大的女高材生,这一下,阿国老爹不由有点耽心了。

父子两人找个机会谈了一下,老爹听完阿国的叙述,沈思良久,教了阿国一招:“这女孩的条件这么好,为了避免情久生变,阿国,你最好先搞大她肚子再说。”阿国这一听,顿时目瞪口呆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阿国虽然学历不好,出租车司机这职业也不怎么体面,但是阿国却也不是好吃懒做之徒,平常日子,日出而做,日落而息,每月总有些钱交给母亲家用,说来也是个正常青年,老爹这一招,阿国可不怎么同意,所谓“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”,是你的终究跑不掉,何须做手段;“先搞大肚子再说”,这事可不怎么正经,阿国只得先和老爹打打太极。和老爹一番沟通,阿国这边当然没问题,阿梅那边又如何。

又是一个星期日,这次阿梅要“北海一圈”。“北海一圈”就是北海岸绕一圈,一般来说,从淡水进,经三芝、金山、万里,由基隆走高速公路回台北,自行开车,一天时间刚好。

阿梅既然要到“北海”,阿国就排定行程,先到三芝看看,再到金山吃着名的鸭肉,下午往万�逛逛野柳的美人头,晚上到基隆,吃吃着名的庙口摊贩,最后送阿梅回家,整整一天行程。行程既排定,阿国就“按表操课”前进,沿途旁著太平洋,一眼望去,平静无波,三几艘船影点点,深篮海水冲向岸边,激起串串白色泡沫,阿梅大概是没来过,居然像小孩一般,看得哇哇大叫。

身旁佳人笑,阿国这司机可有点心猿意马了,虽然阿梅今天的穿着不太一样,类似T恤的紧身衣、牛仔裤。阿国车子往前走,边走边看,阿国想找个合适地点,一个可以将车子开进海边,而又没有人的地点。好不容易,阿国寻着了一个符合他目的的目标。方向盘一转,车子缓缓前驶,一旁阿梅抿著嘴直笑。

车子走到不能再走,停了下来;头顶太阳直射,车内冷气全开,非但不热,反倒阵阵清凉。阿国停了车,右臂一伸就将阿梅拥了过来。阿梅娇笑声中,嫣红樱唇贴著阿国嘴唇,阿国双手已落在阿梅那高耸的双峰。触手的感觉,软中又有一点硬,阿国始终觉得,阿梅这双乳房,摸起来比接吻好多了,柔柔软软又硬硬软的,弹性十足。阿梅喘息声中:“阿国,今天人家那个来了,不能陪你玩!”“那个、什么那个!”一时之间阿国有些听不明白。

“唉呀!就是那个嘛,好朋友啦!”阿梅的声音嗲得阿国骨头都趐了。一下子听明白了,阿国“哦”了声:“那个,月经呀!”

“对啦、对啦,笨哦!”

阿梅玉手落在阿国裤裆上用力握了一下。

“喔呀!”阿国叫了一声,又道:“那怎么办,我硬……了!”阿梅笑了笑,一手拉下阿国长裤拉炼,一手伸入内裤,抓出阿国暴涨的鸡巴。阿国又是一声怪叫,阿梅一手抓着阿国鸡巴,一手抚著阿国阴囊,用力套了几下:“我帮你弄出来不就行了。”柔软玉手握住的鸡巴传来一股趐麻感,阿国后颈一仰,左手下伸,拉着椅子拉柄,靠背往后仰,阿国躺下了。手握著硬邦邦的鸡巴,龟头迸出一滴透明液体,阿梅头一低,一口就含住,一上一下的动着。“唔……”

阿国尾音拉得长长的。鸡巴入口,湿湿、温温、柔柔的,这是阿梅第一次替阿国含鸡巴,阿国双手抓着阿梅头发,声声长叫,恍若狼号。阿梅几次吞吐,吐出鸡巴,改用手上下套动。阿梅一手套著鸡巴,一手轻抚著阿国两颗卵蛋,舌头舔著龟头,这一阵急攻,直把阿国爽翻了天。

阿梅樱唇再张,又把阿国鸡巴吞了进去。又是那种温温、热热的感觉,阿国再也忍不住,一股酸麻直传进脑壳,四肢收紧,阿国急急叫道:“要出来了,阿梅,要射了!”阿梅“嗯”一声,嘴儿含得更紧,更加快了上下套动。阿国双手一紧,屁股一挺,连串阳精劲射进阿梅嘴里。阿梅的动作继续著,阿国鸡巴一抖一抖的。真是腾云驾雾,不知鸡巴抖了几次,阿国强睁双眼,看着阿梅。“波∼”的一声,像是香槟酒的开瓶声,阿梅用力一仰头,樱唇和鸡巴分离。阿国又是一抖,浑身一震,长长的呼出一口气。

阿梅抓了一把卫生纸,擦净嘴巴,笑着道:“爽了吧!”将椅背拉上,阿国“哈”了一声:“好爽、好爽!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招。”斜著头,阿梅娇笑着,伸手戳著阿国额头:“就知道你会急色,现在好了,射了精、没搞头了吧!”阿国望着自己变软的鸡巴:“哈!怎会没搞头,休息一下,稍停又硬了。”“今天就别了,人家不方便嘛!”阿梅又小声了,扮起了小女人。点点头,阿国眼波有点迷濛的望着阿梅。

每周一次的约会,阿国陪着阿梅玩遍了台北近郊,如此过了三过月,阿国决定向阿梅求婚。又是一个周日,地点是北投的一个温泉旅店房间里,阿国刚和阿梅经过一场激烈的性爱,裸著身的两人,拥著躺在床上。阿国一手拥著阿梅,一手轻捏著阿梅乳尖:“阿梅,嫁给我吧!”有一些不太相信,阿梅伸手握著捏著自己乳尖的阿国的手:“你说什么!”“嫁给我吧、阿梅!”阿国坐起身,双眼直视阿梅。

轻轻的起身,双手抓住阿国的手,阿梅道:“你想清楚了、阿国!”“嗯!我要娶你,我要对你负责,在我们有了那麽多次的性爱之后!”阿国语气坚定。阿梅下了床、站立著,赤裸的身体,恍若圣洁的仙女。“阿国、我知道,我知道你会娶我,有件事情得先说说

阿梅声音转向严肃:“你知道、跟你上床时,我已不是处女!”阿国跟着下床,抱着阿梅:“这我知道,那又有什么关系。”推开阿国,两眼凝视著阿国:“看着我、阿国,跟你之前……我有过一个男人,那个人你知道的。”点点头,阿国道:“就是那个混蛋!”“所以、阿国,如果你以后不要我,可以说我不会煮饭、不会洗衣、不够孝顺、或其它一千八百种理由,如果你因为我不是处女而不要我,阿国,我跟你拚命……”阿梅一口气说著。用力的抱着阿梅,阿国一口就堵住阿梅嘴唇。

双手捧著阿梅的头,分开双唇,阿国双脚一屈,跪在阿梅身前,右手上伸,掌心向前:“天地知我,我阿国决不负阿梅,此心永不移!”抱起阿国,阿梅点点头,眼中泛著泪光,阿梅点点头:“好、好,我嫁你,我嫁你!”阿国和阿梅婚后两年,阿梅生了一个小女孩,夫妇生活平凡又幸福。

阿国绝对想不到,凭自己那中学二年的学历,居然能够找到像“阿梅”这国立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做老婆。

出租车司机“阿国”,今年刚过30,年轻时好玩,没好好读书,国中都没毕业,退伍后因为学历不好,找不到好工作,只好开起出租车,几年下来,倒也平静无事,直到遇到“阿梅”,才使阿国的生活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事情发生的那天,阿国记得很清楚……

事件的发生是在一个炎热的午后,炎阳高挂著,阿国开着车子在路上晃,客人上上下下的,到下午刚过,一对年轻男女上了阿国的车。

一上车,阿国就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,这对年轻人挺年轻的,看来大约只20多一点,男的是T恤,牛仔裤,女的一头长发,经过化妆的脸,看来挺艳的,二条肩带吊著的连身裙,肩膀连着前胸露出一大片雪白,隐隐可见的乳沟,短短的连身群盖不住大腿,坐在后座,露出一大截雪白的大腿,居然没穿丝袜。

短暂的沉默后,这对男女就在阿国的车上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吵,阿国默默的开着车子,多年的职业生涯,类似这种事,阿国也不是第一次碰上,客人既然上了车,唯一的方法就是尽快的将客人载到目的地,千万不要试图调解,否则只会惹祸上身,所以,阿国油门一加,车子逐渐加快。

后座的争吵持续著,阿国闷声的加快车速,在客人的争吵当中,阿国听出了一个大概,起因大约是那个男的脚踏两条船,被那女的逮著了,在谈判中,男的始终不认错,女的就越发火大。接着的变化是突如其来的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那女的脸上突然挨了一巴掌。刹那之间,一切声音突然停顿,阿国心头一紧,暗叫一声“糟了”,透过后视镜,阿国瞄了一眼那女孩。

空气像是突然冻结,时间晃若停顿,车内一片寂静,阿国闷声不响,车子在一个转弯后,前头出现了一片湖。女孩半边脸通红,突然喊了一声“停车!”

阿国一个急煞车,车子贴著路边停住,刚好停在那片湖旁边。

转过头,阿国刚要开口,那女孩突地开启车门,冲出了车外。阿国呆了一呆,看了看那男的,右手指著那女的叫了声:“她……”那男的却端坐后座,顺着阿国的指向看了一眼,开口说道:“别管她!开车!”阿国闻声,又呆了一呆,口一开:“她……”就这么一耽搁,那女孩一出车门,已往湖中冲,下半身已身在水中……

阿国的心顿“咚”的一下,对着那男的叫道:“你的女朋友跳水了,快救她!”那男的头也不回的道:“别管她!开车!”“什么!你……”阿国的心头一紧,指著那男的大叫:“你……你别走……”右手关掉引擎,拿下车钥匙,左手一拉车门,冲了出去……

“绝对不能让那女孩死,一定要救她!”阿国心里只有一个想法!要救那女孩就要快,阿国看着只剩头发飘浮在水面的那女人,一边冲向水里,一边就甩掉脚上的皮鞋,衣裤都来不及脱,大步冲进水中,双手前伸,抓向几米外的那女孩头发。

阿国活了30年,生平大事虽不犯,小错却不少,年轻时什么翘课、飙车、喝酒、打架,那件事没干过,长大后,找不到好工作,以出租车为业,日子平平凡凡,如今,一个女孩,年轻轻的女孩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奔向湖中,不救她,这女孩就得死,这种事,阿国绝不容许发生。所以,不经考虑阿国就冲进湖中,硬是把那女孩从湖中拖回岸上。

看起来好似很简单的动作,不就是冲进湖中几米,抓个人回来,简单嘛。阿国做来却好像刚爬过一座山似的,躺在地上直喘气。

浑身湿透的女孩躺在阿国身旁,一动也不动的,就像是一个尸体。阿国立刻替女孩做抢救,左手下右手上,两手交叠在女孩胸膛上,用力压了几下,那女孩口角流出一缕湖水。阿国知道要抢救,可是阿国没学过如何抢救,到底是要按女孩胸膛、腹部、或是心脏部位,阿国可不知道了,忙乱中,女孩“嗯”了声,阿国知道,行了、女孩死不了了。

放开女孩胸膛的双手,拍了拍女孩脸颊:“耶!别死,醒来、醒来呀!”阿国这才有空仔细看着那女孩……长发,清秀的脸蛋,不能说很漂亮,却也很好看,脖颈以下连着胸膛一片白,两条吊带吊著的连身裙包裹着纤细的身躯,胸前两团贴著湿透的衣服,好似两座山似的挺立著。平坦的小腹因湿透的衣服,而凹陷的肚脐眼,在半透明的湿衣下更显突出,更往下,湿衣紧贴著大腿,在大腿交会处凸起了一块,半截大腿因不够长的连身裙而露出。望着女孩雪白、圆润、丰满、又很细嫩的大腿,女孩湿衣紧贴的前胸,露出半个乳房,圆鼓鼓、白嫩嫩的。

阿国两眼看下又看上,双手互搓著,不由得心中感叹道,真漂亮啊!心中想着,下面的“老二”不由的硬了。

活了30年,阿国从没在这种情形,这种距离,如此的望着一个女人。怔怔的望着,直到那女孩醒来。望着同样浑身湿透的阿国,女孩开了口:“是你救我的?”

阿国裂著嘴“嗯”了一声。“好冷!”女孩坐了起来,双手交叉互抱自己肩膀。“呀!快、快上车,要不然感冒了!”阿国说著,找回鞋子拉着女孩,往车子走去。

拉开车门让女孩上车,阿国自己进了驾驶座,发动车子,阿国转回头:“我家就在附近,先到我家换了这身湿衣服。”女孩点点头,问了声:“那个男的呢?”阿国哼了声,道:“那个混蛋,眼睁睁地看着你跳水,却叫我“别管,开车”,真他吗的,再让我碰上,我得揍他一顿。女孩笑了笑,点点头:“谢谢,我知道了!”阿国看了看女孩,回过头,开动车子。

女孩坐在沙发上,面前一杯热腾腾的茶,身上穿的是阿国的衬衫、短裤,洗过澡的女孩,白皙的皮肤,红嫩的脸颊,又恢复了少女的青春。阿国也是一杯热茶,汗衫、短裤,在沙发的另一端。女孩喝了一口热茶:“我叫阿梅,多谢你救了我!”阿国有点腼腆的说道:“我叫阿国,别客气了,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,良心不安呀!”“救命之恩,我该怎样回报!”女孩直视著阿国。

“别这样说,只要你不再寻死就行了!”阿国回来得很有力。

“放心,那只是一时冲动,以后不会了。”阿梅说著。“那就行,你年轻、又漂亮,一定有人追,在我这儿休息一下,等衣服干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阿国不想成人之危。“我漂亮吗?”阿梅的声音轻轻的。“嗯!在我看来,你够漂亮了,皮肤又白……”打断了阿国的话,阿梅道:“我漂亮!那你不要我……”“什么!”阿国有点吃惊。“救命之恩,无以为报,以身相许!”阿梅说著移步阿国身边。

一股少女清香直冲鼻孔,阿国吸了口气:“你是说……”

阿梅直视著阿国:“你真不懂?”“假的!”阿国呼吸有点急促!右臂一伸,拥著阿梅肩膀,左手拉着阿梅右手。阿梅“嗯”一声,闭起双眼,樱唇微张,头儿半仰。猛地一咬牙,阿国一低头,唇碰唇,吻上了阿梅。阿梅双手抱着阿国,胸部紧贴著阿国胸膛。

刹时之间,软玉温香抱满怀,阿国的“老二”猛地一跳,瞬间变硬了。“到床上去。”阿梅的语音有些模糊不清。“嗯!”阿国有些不舍的与阿梅的唇分开,拉着阿梅的手进了卧室。阿梅手伸下,解开阿国短裤:“你躺下,一却都别动,我这是在报恩,由我来……”阿国怔了一下,脱下了汗衫,只留内裤,躺在床上。

阿梅站着,面对着阿国,衬衫扣子一颗颗解开,胸前双乳忽现,圆鼓鼓、白嫩嫩的,小小的乳晕顶着一点嫣红。解下衬衫,半身裸露的阿梅,双手搭在短裤上,拉着短裤两边,缓缓的往下拉,首先看见的是稀疏的阴毛,阿梅居然没穿内裤。阿国瞧着这类似脱衣舞的镜头,内裤被鸡巴顶出一个帐篷。阿梅吃吃的笑着,两手迅速往下拉,阿国刚入眼一片稀疏的黑,已被阿梅抱个满怀。

两手圈抱着阿梅背脊,阿国胸前顶着阿梅双乳,稍带点硬的两个圆球磨著阿国胸膛,坚硬的鸡巴被阿梅柔软的小腹压着,稍微有点痛。嘴唇迅速又被盖住,阿梅丁香小舌轻吐,双乳轻摇,坚硬的乳尖轻磨著阿国胸腔,玉手下伸,脱去阿国内裤,扶著阿国鸡巴,抵著蜜屄口,阿梅屁股一沈,鸡巴一分一分的挤进阿梅已湿润的蜜屄阴道。

阿国鸡巴被一圈圈的嫩肉包裹着,双手抚在阿梅光滑的背脊上,两人性器紧密的结合,阿梅轻摆屁股,用划圈圈方式压挤著阿国坚硬的鸡巴,阿国真的一点都不用动,鸡巴在紧密的小屄裹中抖动,阿梅的挤压越来越重,圈圈越圈越快。阿国的魂儿恍如漂进了云端,在云里飞呀飞的,当最后的抽搐来临,趐麻的感觉来得特别深,特别持久,强有力的劲射,令得阿梅抱得更紧更密。当飞在云端的魂儿回归本体,阿国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耳边传来柔柔的一声:“舒服吗?”慢慢的张开口,声音像来自遥远的云端:“舒∼服!”

阿梅回去时,是阿国亲自送回的。刚有过亲密的行为,所以阿梅是坐在前座的,在驾驶座旁边,阿梅的坐姿有一些不像淑女,短短的裙子本来就遮不住大腿,阿梅故意让短裙更往上翻,露出一大截大腿,雪白雪白的。阿国一边开车,一边喵著阿梅的大腿,阿梅斜着眼看着阿国:“别光是看,摸一摸呀。”阿国嘿嘿的笑着……阿梅笑了笑,拉着阿国的右手,就往两腿中塞。

柔软、细嫩、又带点冰凉,阿国手一紧,贴著阿梅大腿内侧,大力的抚摸著,手指一伸就触及阿梅那小小的内裤。阿国看了一下阿梅,裂著嘴:“好细嫩的大腿。”阿梅“嗯”了一声:“别摸我那里,受不了的……”一手摸著阿梅大腿,一手掌著方向盘,阿国一路送阿梅到底。

阿国不是送阿梅到家门口就算数,而是送阿梅送到阿梅闺房�。浅粉红色的墙壁,一张床,化妆镜,书桌,简单的少女房间,除了那一列看来吓死人的书柜。阿国就站在书柜前,望着那七尺高、十尺长、不知有多少的书籍,十足一付呆头样。拉着阿国坐在书桌前的椅子,阿梅看着阿国,说道:“怎么?你没见过书呀!”摇摇头,阿国有些口吃的道:“这些……书,你……你都看过!”

“嗯!”

阿梅点点头。阿国这一下没话说了,初见阿梅时,只觉得这女孩很好看、很白,和阿梅上了床,阿国还有些许设想,如今看到阿梅房�那一大堆自己看都看不懂的书,阿国这才知道,自己离人家有多远。

“天!”阿梅的声音仿佛来自天际,缓缓的转过头,阿国看着阿梅,脖颈好似传来一阵“咯咯”声响。“不就是一些书,以前在学校上过的、看过的,不舍得丢,留下来,就变成这样了。”阿梅轻轻的解释。呆呆的望着阿梅,阿国总算开了口:“你……你到底那�毕业的?”“台大金融。”阿梅搂着阿国轻声回答著。

“呀!差太远了,我国中都没毕业!”阿国的声音好小。“那又怎样,我以前那男朋友可不也是台大的,他就比不上你!”阿梅搂着阿国,将阿国的脸颊靠在自己的双乳中。

半边脸颊靠着阿梅那丰满的双乳,鼻中阵阵幽香传来,阿国深吸一口气:“我只是个出租车司机!”将阿国搂得更紧,阿梅道:“你不只是出租车司机,你还是个英雄,只有英雄才会救美人!”

仰起头,阿国怔怔的看着阿梅。“让我们慢慢开始,别在意学历,也别在意收入,我们都有工作,都有收入,只要你不嫌我,我们可以慢慢来,好吗!”吞了口唾液,阿国用力点头:“怎会嫌你,你不嫌我,我都已经阿弥陀佛了。”像天使一般的笑容展现在阿梅脸上,阿国看得痴了。

阿国硬是被阿梅的母亲留下来吃了晚饭才走的。虽说和阿梅达成了初步的共识,那顿饭阿国可吃得千辛万苦,好不容易像逃一般的逃出阿梅的家,阿梅却笑得好灿烂。第二次再和阿梅见面已是几天后的事了。

星期日本来是阿国出租车生意比较好的时候,可是偏偏阿梅星期日才放假,说不得阿国只好牺牲自己了,不过、话又说回来,跟阿梅这年轻、漂亮的女孩约会,总好过自己一个人在马路上东奔西跑的。何况,说不定还可以和阿梅玩玩两人游戏,阿国越想心就越飞往阿梅那雪白、细嫩的肉体上。

一般来说,阳明山公园是人们休闲的第一选择,可是阿国今天和阿梅不是,他们上阳明山,却不上阳明山公园。这是阿梅的意思,上阳明山,但不去阳明山公园,而是到阳明山绕一圈,那儿风景好,就停一停、看一看。阿梅是个上班族,整天坐办公室,难得有机会游山玩水,如今碰上阿国,又自己有车,这那不磨著阿国带她上山下海一番。

阿国是出租车司机,阳明山当然知道,还熟得很,当然没问题啦。

阿国这出租车司机,每天客人上上下下的,载过的美女也不知多少,但那可全是别人的,偶而透过后视镜偷喵一下,也得小心点,那像今天,今天这美女可是自己的,不但可摸,说不定还可偷一下情什么的,所以,阿国心情好极了。

阿梅就坐在驾驶座旁,今天的阿梅又是另一番风情,批肩的长发自然垂落,鹅黄色的丝质衬衫在腰间打个结,同样色系的迷你短裙紧绷著屁股,一样没穿丝袜,脚下是露出脚趾的凉鞋式皮鞋,这种装扮那像是要登山郊游,分明是便宜阿国“行事”。

阿国车子一进入山区,眼睛老是往阿梅那白嫩的大腿直瞧。阿梅瞧得分明,存心要拨弄一下阿国,越坐短裙就越是往上翻,直翻得瞧见那小小的三角裤,居然也是鹅黄色的,阿国看得鸡巴暴涨,吞了口唾液,心想:莫不是连乳罩也是鹅黄色的。阿国不禁挪动一下屁股,好让出一些空隙来容纳暴涨的鸡巴。

一旁的阿梅看得笑嘻嘻的,有些尴尬的阿国,裂著嘴“嘿嘿”两声。阿梅双手轻抚自己白嫩的大腿:“想不想……摸一下。”摇摇头,阿国道:“不了,这里山路弯曲多,小心点好。”“哦!这样呀!我孩以为你色大胆小怕狗咬呢。”阿梅说完嘻嘻的笑。“呔!那有狗,狗在那,老子一脚将它踢飞三丈远!”阿国装出一脸凶恶状。“嗳!不准说粗话!”阿梅作势要打人。“好、好,以后不说、以后不说。”阿国连声道歉。

伸出左手轻握住阿国握住排档杆的右手,阿梅骄声道:“阿国,找个隐密点的地方,好嘛!”

裤里的鸡巴还硬著,阿国闻声,鸡巴不由得一跳:“立刻、立刻。”车子继续前行,一条小叉道向旁延伸,阿国也不知道这小叉道通向那儿,一拐弯就进了小叉道。一株一株不知名大树站立两旁,树木与树木之间空隙甚大,阿国像走迷宫,九弯十八拐般,慢慢将车往深处走(不知他如何出来)。

树木扶疏,阳光偶而洒进来,阿国终于停车。

虽不是很隐密,却是目力所及,未见人迹。阿国前看后看,满意的点点头:“这地方不错,没见有人。”这一刻,阿梅可不说话了,低着头,两手捏着衣角,扮起淑女了。

透过树木间隙,一丝阳光洒进车厢后座。阿国伸手扶起阿梅脸蛋,凝视著阿梅。阿梅闭着眼,“嗯”了声,阿国一口就吻下去。

唇碰唇,舌头碰舌头,阿国其实从没吻过女孩,怎么接吻,其实不大懂,阿梅也没什么经验,两人只好舌头乱碰,唾液乱吸,忙乱一阵,阿梅已一颗一颗解开阿国衬衫钮扣。阿国也不闲着,已解开了阿梅上衣,露出来的,果然是鹅黄色胸罩。迅速的脱鞋,阿国自己解下长裤,顺手一拉内裤,阿国除了袜子,全身光溜溜。阿梅解下短裙,留着乳罩和三角裤,指了指靠背:“怎么放下来。”“我来!”阿国夸步上阿梅身上,左手下伸,拉着拉柄一拉,阿梅靠背已放倒。

看着阿国已硬挺的大鸡巴,阿梅“唉”了声,双手掩住眼睛,手指缝却大大的,一对眼睛溜溜的直瞧阿国硬挺的鸡巴。“吓死人了,怎么那麽大!”阿梅故作惊慌状。阿国“嘿嘿”笑着,解开阿梅那开前系列的胸罩,来不及脱阿梅内裤,已被阿梅那傲人双峰吸引住。阿梅身高约有165左右,50公斤上下,双峰却不小,34有吧,小小一圈乳晕,顶着一对乳尖,嫣红一点,好个年轻鲜嫩。

阿国两手各抓一个乳房,硬硬的弹性十足,露出乳尖在外,小小一点嫣红,阿国一口就吸住。

阿梅双手圈抱着阿国,口中几声呢喃。阿国吸吮著阿梅两个乳头,两手下伸,拉着阿梅三角裤往下脱,阿梅屁股一擡,三角裤已脱下。纤腰盈握,肚脐眼微凹,小腹之下,稀疏的阴毛,仰卧的阿梅入眼一片雪白。分开阿梅双腿,略为卷曲的阴毛,整齐的以倒三角形呈现,稀疏的阴毛掩蔽下,微微裂开的裂缝略显潮湿,阿国两指掰开裂缝,恍若桃花,嫣红一片,阿国真想低头舔一下,车内空间偏偏不够,阿国只好手指轻揉着。

躺着的阿梅,屁股一下一下的擡著,迎合著阿国手指的轻揉。将阿梅的双腿擡高,放在自己肩膀上,脸颊两边贴著阿梅大腿内侧,滑腻,细嫩的处感又使阿国心脏一阵加速。鸡巴抵著嫩屄口,阿国闷哼声:

“进去了!”屁股一用力,龟头已挤进阿梅阴道,又是那种紧紧包裹着的感觉,阿国再一用力,齐根而入,阿梅“哦”了声,双腿一紧,在阿国脖颈后交叉交叠,大腿内侧紧贴阿国两颊,两手上抱,正圈抱着阿国腰身。阿国“嘿”了声,双手握住阿梅双乳,全身重量全落在阿梅身上,屁股一抽一插,车外凉风习习,车内肉光一片。

阿国身高176,体重65,全身重量全趴在阿梅身上,似乎爽翻了的阿梅一些也不觉得重。阿国一下重过一下的抽插,阿梅终于叫了出来:“阿国……我……我……舒服……我来了……”“我也……快了……”阿国一连几下快速抽插。“哦……”长长的一声,阿国背脊一麻,又几下快速的抽插,股股阳精劲射,最后的一下猛插,阿国鸡巴深抵阿梅阴道深处,全身一软,趴在阿梅身上,鸡巴仍一抖一抖的。

抱着阿国,阿梅“一、二、三、四”的数着,一共数了十下,阿梅笑嘻嘻的道:“跳了十下,没了,不跳了。”趴在阿梅身上,脸颊贴著阿梅脸颊,阿国全身力量似乎用尽,有气无力的问:“你数什么?”双手抚著阿国背脊,阿梅道:“你那东西在人家�面共跳了十下嘛!这都不懂。”“呀!连这都数,那下次我多跳两下。”阿国有点哭笑不得。

“我好不好!”阿梅抱着阿国问著。“好、好,我爱死你了”阿国头一转,寻着阿梅樱唇,又吻下去了。一阵长长热吻,阿梅推开阿国:“你都变软了,不抽出来,等下沾在椅子上,我可不管。”“呀!”阿国慌忙起身,抓起摆在车前的卫生纸,递一把给阿梅,自己又抓了一把,这才将鸡巴自阿梅体内抽出。看着阿梅清理自己,阿国两手又伸了过去,握住阿梅那软中带硬的丰满双乳:“这两个乳房硬硬的,好好摸!”阿梅一挺胸:“那就多摸些,随你怎么摸……”

阳光继续照着,凉风徐徐,两人穿好衣服,继续阳明山游。游罢阳明山,阿国又热切盼望星期日的到来。

和阿梅因缘际会的相识,到阿梅折节下交,阿国30年的空白日子,开始有了色彩,人逢喜事,心情开朗,口风一松,与阿梅的交往情行就源源本本的告诉了老爹,阿国的老爹和阿国一样,书也读不多,偏偏阿国老爹比阿国机会好,居然也是个公务员。阿国的老爹原本就耽心,凭阿国的条件,怎么找老婆,如今,阿国居然自己找个台大的女高材生,这一下,阿国老爹不由有点耽心了。

父子两人找个机会谈了一下,老爹听完阿国的叙述,沈思良久,教了阿国一招:“这女孩的条件这么好,为了避免情久生变,阿国,你最好先搞大她肚子再说。”阿国这一听,顿时目瞪口呆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阿国虽然学历不好,出租车司机这职业也不怎么体面,但是阿国却也不是好吃懒做之徒,平常日子,日出而做,日落而息,每月总有些钱交给母亲家用,说来也是个正常青年,老爹这一招,阿国可不怎么同意,所谓“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”,是你的终究跑不掉,何须做手段;“先搞大肚子再说”,这事可不怎么正经,阿国只得先和老爹打打太极。和老爹一番沟通,阿国这边当然没问题,阿梅那边又如何。

又是一个星期日,这次阿梅要“北海一圈”。“北海一圈”就是北海岸绕一圈,一般来说,从淡水进,经三芝、金山、万里,由基隆走高速公路回台北,自行开车,一天时间刚好。

阿梅既然要到“北海”,阿国就排定行程,先到三芝看看,再到金山吃着名的鸭肉,下午往万�逛逛野柳的美人头,晚上到基隆,吃吃着名的庙口摊贩,最后送阿梅回家,整整一天行程。行程既排定,阿国就“按表操课”前进,沿途旁著太平洋,一眼望去,平静无波,三几艘船影点点,深篮海水冲向岸边,激起串串白色泡沫,阿梅大概是没来过,居然像小孩一般,看得哇哇大叫。

身旁佳人笑,阿国这司机可有点心猿意马了,虽然阿梅今天的穿着不太一样,类似T恤的紧身衣、牛仔裤。阿国车子往前走,边走边看,阿国想找个合适地点,一个可以将车子开进海边,而又没有人的地点。好不容易,阿国寻着了一个符合他目的的目标。方向盘一转,车子缓缓前驶,一旁阿梅抿著嘴直笑。

车子走到不能再走,停了下来;头顶太阳直射,车内冷气全开,非但不热,反倒阵阵清凉。阿国停了车,右臂一伸就将阿梅拥了过来。阿梅娇笑声中,嫣红樱唇贴著阿国嘴唇,阿国双手已落在阿梅那高耸的双峰。触手的感觉,软中又有一点硬,阿国始终觉得,阿梅这双乳房,摸起来比接吻好多了,柔柔软软又硬硬软的,弹性十足。阿梅喘息声中:“阿国,今天人家那个来了,不能陪你玩!”“那个、什么那个!”一时之间阿国有些听不明白。

“唉呀!就是那个嘛,好朋友啦!”阿梅的声音嗲得阿国骨头都趐了。一下子听明白了,阿国“哦”了声:“那个,月经呀!”

“对啦、对啦,笨哦!”

阿梅玉手落在阿国裤裆上用力握了一下。

“喔呀!”阿国叫了一声,又道:“那怎么办,我硬……了!”阿梅笑了笑,一手拉下阿国长裤拉炼,一手伸入内裤,抓出阿国暴涨的鸡巴。阿国又是一声怪叫,阿梅一手抓着阿国鸡巴,一手抚著阿国阴囊,用力套了几下:“我帮你弄出来不就行了。”柔软玉手握住的鸡巴传来一股趐麻感,阿国后颈一仰,左手下伸,拉着椅子拉柄,靠背往后仰,阿国躺下了。手握著硬邦邦的鸡巴,龟头迸出一滴透明液体,阿梅头一低,一口就含住,一上一下的动着。“唔……”

阿国尾音拉得长长的。鸡巴入口,湿湿、温温、柔柔的,这是阿梅第一次替阿国含鸡巴,阿国双手抓着阿梅头发,声声长叫,恍若狼号。阿梅几次吞吐,吐出鸡巴,改用手上下套动。阿梅一手套著鸡巴,一手轻抚著阿国两颗卵蛋,舌头舔著龟头,这一阵急攻,直把阿国爽翻了天。

阿梅樱唇再张,又把阿国鸡巴吞了进去。又是那种温温、热热的感觉,阿国再也忍不住,一股酸麻直传进脑壳,四肢收紧,阿国急急叫道:“要出来了,阿梅,要射了!”阿梅“嗯”一声,嘴儿含得更紧,更加快了上下套动。阿国双手一紧,屁股一挺,连串阳精劲射进阿梅嘴里。阿梅的动作继续著,阿国鸡巴一抖一抖的。真是腾云驾雾,不知鸡巴抖了几次,阿国强睁双眼,看着阿梅。“波∼”的一声,像是香槟酒的开瓶声,阿梅用力一仰头,樱唇和鸡巴分离。阿国又是一抖,浑身一震,长长的呼出一口气。

阿梅抓了一把卫生纸,擦净嘴巴,笑着道:“爽了吧!”将椅背拉上,阿国“哈”了一声:“好爽、好爽!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招。”斜著头,阿梅娇笑着,伸手戳著阿国额头:“就知道你会急色,现在好了,射了精、没搞头了吧!”阿国望着自己变软的鸡巴:“哈!怎会没搞头,休息一下,稍停又硬了。”“今天就别了,人家不方便嘛!”阿梅又小声了,扮起了小女人。点点头,阿国眼波有点迷濛的望着阿梅。

每周一次的约会,阿国陪着阿梅玩遍了台北近郊,如此过了三过月,阿国决定向阿梅求婚。又是一个周日,地点是北投的一个温泉旅店房间里,阿国刚和阿梅经过一场激烈的性爱,裸著身的两人,拥著躺在床上。阿国一手拥著阿梅,一手轻捏著阿梅乳尖:“阿梅,嫁给我吧!”有一些不太相信,阿梅伸手握著捏著自己乳尖的阿国的手:“你说什么!”“嫁给我吧、阿梅!”阿国坐起身,双眼直视阿梅。

轻轻的起身,双手抓住阿国的手,阿梅道:“你想清楚了、阿国!”“嗯!我要娶你,我要对你负责,在我们有了那麽多次的性爱之后!”阿国语气坚定。阿梅下了床、站立著,赤裸的身体,恍若圣洁的仙女。“阿国、我知道,我知道你会娶我,有件事情得先说说

阿梅声音转向严肃:“你知道、跟你上床时,我已不是处女!”阿国跟着下床,抱着阿梅:“这我知道,那又有什么关系。”推开阿国,两眼凝视著阿国:“看着我、阿国,跟你之前……我有过一个男人,那个人你知道的。”点点头,阿国道:“就是那个混蛋!”“所以、阿国,如果你以后不要我,可以说我不会煮饭、不会洗衣、不够孝顺、或其它一千八百种理由,如果你因为我不是处女而不要我,阿国,我跟你拚命……”阿梅一口气说著。用力的抱着阿梅,阿国一口就堵住阿梅嘴唇。

双手捧著阿梅的头,分开双唇,阿国双脚一屈,跪在阿梅身前,右手上伸,掌心向前:“天地知我,我阿国决不负阿梅,此心永不移!”抱起阿国,阿梅点点头,眼中泛著泪光,阿梅点点头:“好、好,我嫁你,我嫁你!”阿国和阿梅婚后两年,阿梅生了一个小女孩,夫妇生活平凡又幸福。